沐鸣娱乐,遇见人生

时间:2020-06-08 23:40       来源: 沐鸣娱乐

人生是什么?什么是人生?人生是否真的有轨迹可寻,那是怎样的一根线条,人活着是否都在找寻着一条属于自己的轨迹。我的人生或许是平淡的,哪怕是热情奔放的青年时代,也记得不曾起过什么异样的波澜,虽然年青时总对青春抱着许多想象,总以为青春会发出一些光芒,但在慢慢过去的时间里才发现那些只是对青春的一种美好臆想,今天的你往往还是明天的你。

诚然我同样也没有吃过太多的苦,路一直在面前,不曾宽也不曾窄,我只是往前走着。曾经在一棵树下,一棵满树金黄叶子的大树,树叶开始渐渐凋零稀疏,一具透明的蝉蜕在树茎上隐现,它在风中瑟瑟,瑟瑟,却一直没有坠落,不知为何那一刻我的心里感到无比难受,它像极了很多人的人生,一具空洞的躯壳,在风中摇曳,摇曳,一直没有放手。 那是一个满月,嗯,是的,我记得那天的月亮特别明媚,我和朋友栋在小酒馆里喝了一杯,微微有些酒意,我们走出酒馆不知不觉走到一片小树林里,那是刚栽某几年的小树,零散的树叶和地上浅浅的影子。我们不约而同都放慢了脚步,最后停了下来,良久,我和栋都没有说话,一些话已经在酒杯里说过,我们就那样沉默着,似乎都还不想回家。

明月高悬,安静,纯洁,月的光华惠泽着夜色,我们注视着月亮,月亮也正注视着我们,或许在这样美丽的月光下,说什么话都显得多余,只要看着月光,就有一种交流的感觉。清辉脉脉,在这一方葱色里濡洇,沁染,我的内心仿佛也像那月光一样变得干净,透彻,我常走在烈日下,那些滚烫的烈日不曾照进我的内心深处,而这月光却让我感觉内心锃亮了一块。又是良久,夜风习习树叶婆娑,晚风带着枝叶清新的甜味,一阵又一阵,却吹不散酒在嘴里的苦涩。走吧!我轻声说了一句,我们是该走了,栋没有回答,他依然绕着小树慢慢踱着步子,或许他还想再等一会,在这月光下他也安静了许多。 我和栋已经认识了许多年,怎么认识的好像记不太清了,他根别的朋友不同,他的性格特别乐观,无论什么话他都可以听进去,无论什么事情他也可以不放在心里,所以和他说话特别轻松。记得第一次跟着他去他家里,土瓦盖的屋子,家徒四壁,墙角上挂着个方方的老相框,玻璃下面裱着一些黑白相片,他的父母,他的哥哥,他的亲人,相框不大,那些相片簇拥在一起,边上还有一张是他自己的相片,那时我才知道他参过兵,是一名军人。相片上的他穿着军装脸上带着笑容,虽然比现在身材削瘦,但看起来很精神。他说那时是在广西当兵,那里比我们这要热的多,树多草长,草丛里经常会遇到毒蛇,那是在我们北方所见不到的。 ‌其实听别人说过,在他当兵以前他的家境也很殷实,最起码不像现在。他的父亲在县城里仅有的几个国资工厂里工作,而且是一位骨干小干部,后来工厂改革,辞退了一些下岗职工,他的父亲也在列,一夜之间饭碗丢了。没办法,他的父拿出一生的积蓄勉强置了一辆运输车,因为之前他父亲做的也是和运输相关的工作,起初运作起来还算顺手,但不巧的是在一次外地运输的时候,一辆外地的小轿车和他父亲的车子出了严重车祸,所以他父亲的运输车一直在外地扣押,由于小型车是当地人,案子一直不好审理,一拖就是几年,他的家境也慢慢拖垮了,等他复原回来的时候他眼前的家已经衰落了。在那之前他还处过一个对象,也是由于这些原因婚期一直在拖,最后也散了,现在他成了一个人,他本该有一个属于自己很好的小家庭,但在人生的大背景面前,他又能改变什么呢?

良久,又是良久,时间在这月光下默默散落,今夜月光如水,今夜似乎有所不同,不同在哪里?我却说不上来,我轻轻吐了口气,心里的酒意慢慢散尽。栋在不远处依偎着树,他依然独自沉默着,我静静地看着他,他微微发胖的身体里曾经也是一名坚毅的军人。不一忽儿,栋的手机响了,他开始打着电话,我听不清对方的声音,或许是他的家人,或许是他的朋友,他说着这里的月亮,说着这里的月色,说着小树浅浅的影子,这些都是如此的恬静。那个夜晚我们一直到了很晚才回去,自那以后不久我去了别的地方,我们就很少有时间在一起喝酒聊天了。几年后的一天,突然接到栋的电话,说他要结婚了,嗯,是这样说的,不能再拖了,这些年来,有很多人议论过他,他的人生总算走上了正轨,我想这些人们口中常常所说的正轨又是怎样的正轨,这种正轨是不是就是他的正轨,不管怎么样,我替他高兴,他的人生终于有了归处。 ‌‌自那以后我去了别的地方,我和另一个朋友蒙来到这个城市,这个城市灯火绚烂,这个城市楼台幢幢,这个城市人群熙攘,这个城市也让我陌生。蒙在这个城市已经生活了多年,有一份顺意的工作,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。没过多少时间我也在这里有了一份工作,不算好也不算坏,我还年轻,最起码还不老,我还有一些青春能熬,只要往前走总会有路,总会有一些出路。这个城市生活的节奏比想象中的要快,不知不觉我在这里默默工作了两年,我穿过许多街道,凝望过许多灯火,慢慢这个城市的街道我熟悉了,这个城市的灯火我熟悉了,这个城市的人们我也熟悉了,但不知他们是否对我也熟悉,我只是这个城市里千千万万个人中的一个,我还不敢大胆地说我是这个城市里的人,在一个城市生活或许容易,融入一个城市很难。突然一天,蒙说他的这份工作快不能做了,他的工作内部人员调整,公司把他派遣到了另一个遥远的城市,他一直迟疑去还是不去,毕竟他在这里已经生活了许多年,他的许多青春在这里,那一夜他看着成排的高楼,看着闪烁的霓虹,一直没有答案。这也许是他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,他必须有一个选择,但像我们这些平平凡凡的人而言,选择更像是抉择。那几天他终于还是决定了,他还是选择留在这个城市,同样的,他的工作也没有了,几个日夜多少次沉默,他决定自己该做些事,只有做点属于自己的一份事,哪怕是微薄的也真实。他通过一个朋友的牵线,联系了一项业务,经过几天的考察,于是满腔热血地去签了一份合同,他决定去试试。 ‌于是我也辞掉了工作,成了他的合伙人。很快许多地方开始销售我们的产品,几个月下来销量平均还可以,我们做的产品是果汁,口感不错,正是很多一部分人喜欢的口味,尤其那些少男少女,喝在口里酸酸甜甜,恰如她们那个年龄段里的一串串心事。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开着车子各处去发货送货,闲暇的时候还可以喝着果汁去看看蓝天看看白云,人生走到这里感觉对我们并不薄。但好景仿佛也总会有期限,这几年城市的变化翻天覆地,许多行业开始变革,开始转型,渐渐快销类饮料的品牌越来越多,我们的销量也慢慢不如从前,蒙说市场大多都这样,一个品牌在一个城市的周期大致就四五年,四五年以后必然会有一些新的产品去替代旧的产品。我们又坚持了两年,那两年平平淡淡,最终还是结束了。

算了算这些年一路走过来总算还没亏,多少有些盈利,最大的收获是说起这些年里的人生不是那么空白了。兜兜转转似乎回到了原点,我又像那时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样子了,又要从新找一个事做,我还要继续在这个城市里生活。 树叶黄了,树叶青了,时间在夜晚的霓虹灯里闪烁,时间从长街的路口流淌,不知不觉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。远处学校的铃声停歇了,学生们已经放了漫长的暑假,今年的夏天比较长,空气热得叫人喘不过气,我独自走在夜色里,今夜蒙没有来,其实他几天前已经搬走了,他的孩子考进了别的学校,为了更好的照顾孩子,这次他的人生跟着孩子走了,这些年孩子竟都长大了。蒙就这样走了,我的心底忽然孤零零的一片,虽然我在这里也算生活了这么多年,这时才发现竟然没有几个可以真正挂念的人,其实蒙是个很幽默的人,他总能说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话,想想那几年和他一起奔忙在路上,虽然劳顿,虽然辛苦,但也有很多欢笑,现在突然什么都变了,这几日我总在追问自己,我来这个城市究竟是为了什么?是为了更好的生活?而我只有微薄的薪资和即将耗尽的年华,是为了快乐?而偌大的城市我却又如此孤单,我的人生仿佛陷入了一片迷惘,我又该何如何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