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鸣娱乐,隐在城里的小店

时间:2020-10-13 21:26       来源: 沐鸣娱乐
 若非朋友引路,我很难穿过拐七扭八的胡同,找到那家地道的疙瘩馆。一顿饭,便深爱上那里。僻静的小院,家花绚烂;家常小炒,味道正宗;铁锅疙瘩,极具功力。女店主举止优雅,闲暇时作画习字,作品装饰雅间;儿子儿媳继承旧业,勤快操持,少言寡语;常有文化人聚餐小酌,谈天说地,交流心得。
  
  这小店,亦家亦业,隐于闹市深巷,虽朴素,却洋溢着家庭的温馨与舒适,充盈着艺术的灵性与娴宁。开店,是生活不是生计,是会友不是经营。故而,烦累了,高兴了,无事了,我都爱邀友到那里坐坐,寻求久违的安静。
  
  隐在城里的小店,不招摇、不媚俗,或精致、或家居,或大众、或个性,却又与周遭和谐相融,浑然一体。他们虽有种超脱于世的气质,却更有平民生活的质感,让人一脚踏入,方找回生命的自然与本真。小店的魅力,牵引我在城里四下寻觅,是寻店,更是在放逐心灵。
  
  古玩小店,我格外钟爱,不为收藏,只为回味。曾邂逅一家名为“光阴”的小店,隐在透着古城肌理的小巷,只一间老屋。生活的小城,底蕴不深,说是古玩,并非古董,只是些上了年月的玩意儿罢了。瓷器银器有些,但那浸润着年代感的老钱币、老像章、老年画、老玩具、小人书、大茶缸……更能唤回记忆。这些物件不知从何处来经何人手,摆在这里。如此,这小店便充满了光阴的故事。淘本小人书、淘盘旧磁带,便淘回我的童年。
  
  新识一位画梅高手樊姐,没想到她竟是家鞋店老板。不出所料,她开在街角的小店非同寻常。走进,便有如水般的轻音乐、慢情歌按摩耳蜗、抚慰心灵,且隐隐有淡淡的茶香萦绕。果然,隔间便摆件茶具,红茶、绿茶、花茶与墨梅、红梅、雪梅,相映成趣。坐下,品茶、赏梅,谈生活;若非偶有顾客造访,丝毫不觉身处鞋店。樊姐的小店,更是她小资雅致性情的栖所,吸引着入店的人。
  
  下班回家,路过一家馒头店,常会捎上两个。不论炎夏寒冬,一对中年夫妇都坚守店里。早上、下午,和面、揉剂、蒸笼、出锅,赶着中午傍晚两次摆卖。他家的馒头,用最原始的起子发面,喷香劲道;摆卖的男人,用高低适度的音调起身招呼,温和谦恭。不少人夸小店的馒头好吃,而我更喜欢小店主人勤劳诚信的美德,邻家叔婶般让人心生暖意的亲和。
  
  曾在一步行街游走,算不上平整的石板路两侧,挨挨挤挤众多小店。有都市潮人酷品小店,各种超有型、非主流的物件,引青年男女流连淘选;有特色美食小店,炸酱面、麻辣锅、沸腾鱼、饺子馄饨、火烧大饼,各地美食,不一而足,饕餮着食客的舌尖;有著名咖啡馆,店面装潢文艺范儿十足,安静喝杯咖啡,身心便也释然超然;有书香弥漫的书屋,老书新书畅销书,不同层次的读者倚架捧读,闲适养心……
  
  边走边有小药店、乐器店、宠物店、养生馆、小茶社、小花店次第呈现,更有“在别处”“转角遇到爱”“时光寄存铺”“衣生衣世”“花无缺”等个性店名闪过。白天人声熙攘,夜晚街灯静谧。走过这些小店,是在感受时尚与古老的共生,生活与文化的共融,更是在触摸城市的质地,品味五味的生活,享受回归的悠然,寻找失落的自我。
  
  我一直坚信,开小店、逛小店的人,都是爱生活、懂生活、会生活的人。曾在一小酒馆,我与北京返乡的哥们儿喝着朴素的鸡尾酒,借着酒性深情唱了曲《鸿雁》,便泪花涌动。约定,择日去游逛南锣鼓巷的小店,品尝天南海北的小吃,这缘起我们对隐在城里小店的偏爱,更因那共通的闲淡雅趣的情怀。